应用书店 > 历史小说 > 非遗传承人 > 第53章 巨匠与孤人 第(1/2)分页

第53章 巨匠与孤人 第(1/2)分页

 推荐阅读:
    周盈想了想说:“听廖师傅说,清光绪年间,温州开始批量生产彩石镶嵌工艺品,大多应用于红木家具上,雕刻题材有人物、花草、虫鱼等。产品销往南洋,作品还参加日本东京的国际展览。抗战时上海小东门形成了一个经销温州彩石镶嵌工艺品的中心。1950年进入香港市场,年产达600多幅,有十几位艺人干脆定居香港,直接在那里接受客户订单,就地制作。在那个期间,彩石镶嵌传到外地,也许,就在这段时间里传到仙居的吧。”

    金华斌指着县志里的一行小字说道:“最近,我在光绪县志里看到另外一种说法,司马光《赋何昌家括苍石屏》一诗明确地记载了“仙居所产”的括苍石屏,誉其为“括苍黄石屏,树如浓墨写,根深称条叶,生意绝潇洒”。仙居的彩石镶嵌技艺是在民间嵌“螺钿”技艺上发展完善起来的。比温州说的早了几百年,说不定这项技术的源头还是在仙居的呢。”

    杨站长最后一锤定音地说道:“有争议,更有人关注,你们以自个的观点各写一篇彩石镶嵌源头考究的文章放到专刊中,这对提高专刊的影响力有较大的帮助。”

    周盈突然想起什么说道:“对了,在温州采访时,听他们说到我们仙居有一个彩石镶嵌的名匠叫周精髓的,不知他现在哪里,我们可以对他作个专访。”

    周精髓这名字杨站长听说过,是仙居的名人之一,玉石收藏家,收藏的精品一是大型和田碧玉《人间天堂》,它是和田碧玉的我国之最,毛重7520斤;二是玛瑙树《一言九鼎》,重11余吨。他还有一个传奇性的故事是在1980年,收藏了历代皇上家专用玉材和田老坑玉的最后一批材料,自此之后,老坑就被保护,不再开采,可不清楚他还善彩石镶嵌。

    “你们看,这么一议,意外地冒出个彩石镶嵌大师,看样子我们文化站对本地的事关注得太少了。不能窝在家里,得各处走一走看一看,多些了解。”杨站长感慨地而置任务道:“我与你们两人一起去采访他一次,看看能否挖出些猛料。”

    遇到周精髓先生后,他的名片头衔之多吓了三人一跳,上面印着树仁大学公共艺术研究所玉石研究室主任研究员、仙居龙人彩石镶嵌艺术馆馆长和台州绿玉堂顾问、大众精雕厂厂长还有各种社会机构的顾问等等,同时还有艺名山风与号点金堂,应是点石成金的意思。

    在周先生的口中,彩石镶嵌的历史又向前延伸了上千年:“中国镶嵌艺术历史久远,风格独特。殷商时代,铜器铸造中即已出现错金嵌玉的装饰纹样。随着工艺水平的不断提高,天然彩石、卵石、贝壳、螺钿、宝石、玉石和人造玻璃料器、陶瓷、木料等都成为了镶嵌的原料。彩石镶嵌是一门古老的民间艺术,起源于汉末的东瓯文化。

    “哪么,周先生能否给我们聊一聊仙居彩石镶嵌的历史呢?”杨站长更关心的是这项技术在本地的起点,如能增加一个历史之最,这对旅游绝对是一种助力。

    “仙居何时出现彩石镶嵌,本人不是历史学家,不太清楚,知道的就是仙居的石雕一直来很兴旺,上世纪八十年代,我有缘结识温州彩石镶嵌世家出身的吴增得。相知后,了解到他们一直来都做小挂小屏,但由于社会经济等原因,发展十分艰难。此时也由于香港一位艺术家“大、精、奇”艺术创作思维的启迪,我就邀请吴老师进行创作大型彩石镶嵌艺术的尝试。在老一辈艺术家的支持下,在仙居政府的关心下,我们于八十年代底创作了大型彩石镶嵌“西游记“,在世界引起轰动。《浙江日报》以“彩石镶嵌世之瑰宝”为题作了热情洋溢的报导。其中有“象周精髓这样敢创世界之最的企业家”之描写。第一次吃螃蟹成功之喜阅至今难以忘怀。从此一个大型化艺术化的仙居彩石镶嵌走上了中华民间艺术的舞台,引誉中外。”

    第一个吃螃蟹这词在改革开放的初期十分流行,与白猫黑猫,能抓住耗子就是好猫一起,构成八十年代的主旋律。周先生说到这里笑了笑,又继续说道:“我主要是在设计理念上拓宽了这门艺术。在不断的创新和实践中,得到了广大艺术家的大力扶持。先后创作了“八十七神仙卷“、“孙子兵法“、“李太白“、“清明上河图“、“济公“等大量作品。其中我设计的“如意牡丹“(如意百花)由吴增得雕刻,作为国礼赠送给原美国总统克林顿。”

    作为国礼,这是何等荣耀的大事,可为什么自个却从没听人说起呢?金华斌有些不解,皱了皱眉头。全先生看见了,有些无奈地笑了笑说:“1994年,我在新加坡举办了“山风大型彩石镶嵌艺术展“,新加坡政要悉数参会,七大报分别报导,十二天时间参观了十余万人次,轰动了东南亚。由于仙居彩石镶嵌艺术在文化部门的宣传上和历史文化的研究中偏离了历史史实。为了让大家了解这门艺术的真实故亊,更为了弘扬这门仙居人值得骄傲的艺术,我开办了“仙居山风彩石镶嵌艺术馆“。”说完,伸手往边上一指。

    采访结束,金华斌整理了一下思绪,在周先生的思想中,仙居现代的彩石镶嵌传地经他的手请到了温州的吴师傅后推